Mahler 马勒 -《第1交响曲》(Symphony No.1)Mitropoulos, MSO[APE]

Mahler 马勒 -《第1交响曲》(Symphony No.1)Mitropoulos, MSO[APE]
  • 片  名  Mahler 马勒 -《第1交响曲》(Symphony No.1)Mitropoulos, MSO[APE]
  • 简  介  发行时间: 1940年
  • 类  别  音乐
  • 小  类  古典音乐


  • 详细介绍专辑英文名: Symphony No.1专辑中文名: 第1交响曲艺术家: Mahler 马勒资源格式: APE版本: Mitropoulos, MSO发行时间: 1940年简介:
    专辑介绍:
    马勒-没有国籍的人
    「奥地利人说我出生在波西米亚,德国人说我是奥地利人,世人却认为我是犹太人。不管那个地方,虽然都勉强收容了我,可是没有一个地方真的欢迎我!」
    古士道.马勒(GUSTAV MAHLER,1860-1911)出生於1860年7月7日,波西米亚的卡力斯特(KALISTE)小村中。因为身为犹太人的关係,他们家庭常被当地的斯拉夫与日耳曼民族所排斥。马勒的父、母亲处得不甚融洽;脾气暴躁的贝赫得.马勒(BERNHARD MAHLER,1827-1889)常虐待妻子玛莉叶.黑尔曼(MARIE HERMANN,1837-1889),使年幼的古士道常为此而难过。一些童年时的际遇,对古士道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,并成为一种带有预示性的铭言,好像那连身的影子一般,始终伴随着古士道,并且忠实地反映在他的作品中。事实上,我们要想瞭解他音乐的真实内涵,对於他的个性,他一生的际遇,必须有所认识,才能对那庞大,充满挣扎、对比,似欲蕴含一切的音乐有初步的理解。
    死亡的烙印
    父母亲所生的十五个孩子中,有八个夭折,且就连剩餘的孩子们,亦未能全数摆脱死神那庞大的阴影。厄司特(ERNST MAHLER,1862-1875)是古士道最疼爱的弟弟,但即使在古士道陪伴、照料了他最后数个月的餘生后,仍死於心臟炎;颇具音乐才华的奥图(OTTO MAHLER,1873-1895)举枪自戕,而与人世永别。死的踪影,在古士道的心坎上留下了如此深痛的烙印;丧礼又一次次地在他的童年经验中反覆再现。或许在他的作品中常表现出的死亡、送葬进行曲之乐念,就是託源於这些赤裸而沥血的儿时经验吧。
    根据马勒后来向心理学家佛洛依德倾诉的一段故事:有一天,父母又一次争吵使他无法忍受,而逃到屋外,倒在正吹奏着民谣〈噢!你啊,奥古斯丁!〉的手摇风琴奏者身旁。他自承,由於心中的悲慟与自低俗的音乐所寻求到的慰藉结合,使这件事永附於内心中,并不断在他的作品中再现:当乐曲在最剧烈的乐段中波动时,低吟的民歌却相衝突地猝然出现。
    此外,当时奥地利的军队驻留当地,军营不时传出的进行曲和震天的喇叭声也刺激了马勒的想像力,并成为其日后作品中常用的素材。值得注意的,当进行曲出现时不全都是以快乐而充满活力的形式展现。相反地,大多数伴来的是盛大的送葬进行曲,且这黯淡的气氛常自乐曲的开端或高潮进行间缓缓流出。这是对战争所带来之死亡与悲伤的惋痛吗?抑是伴随那激昂情思而伴生的悲歌,表达着马勒对人生的短暂无常,所发出的低嘆?
    出自马勒生长环境的自然声音,也被他纳入自己的音乐中。由於位处摩拉维亚的丘陵地带,当地郊外枝头上的虫鸣鸟叫声,清风飘越林间的涛声等自然中存有的纯朴音响,也成为他脑中长存的印象,也成为他音乐中的一部份。
    在遭遇失望与伤痛时,大自然便成为马勒的庇护所。「噢,我所热爱的大地啊!请敞开您的胸怀拥抱这些被遗弃的不幸者。」在他晚年的作品《大地之歌》中亦唱出:「我迎向了你,我深爱的憩息之地!是的,让我在此落居吧!我渴求慰藉!」文学的世界给与马勒另一种慰藉。歌德、霍夫曼、贺德林、杜斯妥也夫斯基、尼采等人的作品深深吸引着他;而叔本华的悲观哲学更直接影响了马勒对人生的观感。
    黑格尔曾说:「现有的真实是将过去的保存其中。」
    由於这些过去的经验,在马勒的
  • Mahler 马勒 -《第1交响曲》(Symphony No.1)Mitropoulos, MSO[APE]_large